欢迎访问:超碰妹妹久草在线视频-超碰久草最新福利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误打误撞缠上你】2

过了好久,简嘉筠才冒出一句话,「好吧!我接受你的道歉,但是你要答应
我两个条件。」
  「什么条件?」他愧疚地承诺。「只要我能力所及,一定帮忙。」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她语焉不详地说。
  然后,她抬起头,若无其事地摸摸脸,看看手表,咧开一张嘴,「我要先回
家了,等会儿还有事,拜拜,改天再约出来哦!」话才说完,她已经兴高采烈地
站起身,对着地上的石砖以对角线的路径跳着离开。
  安千旭呆立原地愣了好久。她的脸上一片干爽,根本没有泪痕……他突然觉
得自己招惹了一个奇怪的女生。
  远方雀跃不已的简嘉筠则笑咪咪地暗忖——惹虎惹豹,就是不要惹到凶女人!
好样的安千旭,竟然敢「玩弄」她,等着瞧吧!
                第三章
  「你又迟到了,简嘉筠。」火爆的声音从一名中年男子身上传出。
  简嘉筠不由得撇撇嘴。为什么男人都爱乱生气?人家不是说人越老越看得开,
脾气会越好吗?真是屁话!她明明才迟到……嗯,半个小时而已,分针才走了三
十格,有什么关系?又不是一百格。
  「求求你,别开除我,我要自己赚学费,很辛苦的。如果没有这笔钱,我就
不能念完大学,只能到便利商店打零工维生,三餐也只能吃关东煮配汤,我会营
养不良饿死的……」她唱作俱佳地换上一张楚楚可怜的表情,双手揪着对方的手
臂不放。
  「是哦!谁敢请你去打工?你到便利商店打零工维生,不把人家的东西偷吃
光,我才觉得奇怪哩!而且现在便利商店什么都有,你就算住在那里当老鼠,也
会是只又肥又大的老鼠。」火爆又威严的声音毫不同情地奚落着。
  「你老人家别这样嘛!讲话要有水准、要有气质,不然大家都不敢上门罗!」
她依旧笑嘻嘻地说。
  「我们靠的是技术不是靠嘴巴,你懂不懂?」中年男人语气稍缓。
  「懂、懂、懂。」先点头附和再说。
  「快说!你又干什么事去了,为什么会迟到?」
  「我在路上看到一只甲虫,想到以前看过的一部动物纪录片,内容是说甲虫
喜欢堆肥什么的,就有感而发,想到人生。」她眯起眼正色说道。
  中年男子张大嘴,又好气又好笑,「简嘉筠,你再给我说些五四三,这个月
和下个月,甚至下下个月的零用钱都缴回公库。」火爆声音忽高忽低,显然被她
气得不轻。
  「哦?」她一副逮到对方辫子的嗜血模样,「你竟敢贪污我的钱,现在正流
行反贪腐运动,你不知道吗?」
  「那是我的钱,只是重新回到我的口袋,怎么算贪污?」中年男子没好气地
斜睨她一眼,「再胡说八道,连零用金也得扣款。」
  简嘉筠急忙换上另一张表情,「亲爱的老爸,别这样子嘛!」她讨好地勾住
中年男子的手,「儿童医院少了我这个散播欢乐散播爱的胖胖水果天使,会逊色
不少耶!」
  原来中年男子是简嘉筠的父亲简凯翔,他是一间儿童医院的院长,为了服务
生病的小朋友,特定安排女儿来为小朋友说故事、讲笑话。
  没想到简嘉筠无厘头式的说话方式,竟然广受小朋友的爱戴,逗得他们哈哈
大笑,在儿童医院一炮而红,每次出场都会吸引人潮。因此儿童医院每个月都特
别安排一天邀请她来娱乐病童。
  简凯翔为了鼓励女儿对医院的贡献,也答应多给她零用钱,免得她的零用钱
不到月中就花光光,然后不怀好意地打他聚宝盆的主意。
  「你只要努力工作,我一定多给零用钱,不要每次没钱花就偷拿我聚宝盆里
面的钱。」简爸爸哭笑不得地说。
  「哎呀!爷爷不是常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帮你花钱,你才会赚更多钱
呀!」简嘉筠义正诃严地纠正老爸。
  「我只是喜欢收藏五十元的硬币,才不是要存钱,要存钱去银行就好,干嘛
摆个聚宝盆放硬币?」简爸爸撇撇嘴,养个会「咬布袋」的女儿让他头疼极了。
  简爸爸有个怪癖,特别喜欢五十元的硬币,因为黄澄澄的硬币看起来有点像
是金元宝的感觉,所以特别买了一个聚宝盆,里边摆满了五十元的硬币。
  全家人都知道简爸爸的癖好,所以每天只要口袋里有五十元硬币,都会无条
件捐献,看着聚宝盆摆满黄澄澄的硬币,简爸爸就感到高兴。不过他的高兴通常
只能维持半个月。
  因为他的聚宝盆每到月中之后都会逐渐短少,原来是他的宝贝女儿缺钱时就
打他聚宝盆的主意,一缺钱就偷抓一把,纵使是开银行也受不了她的挥霍。
  「别这么小气啦!少了再补就好了咩!」她不甚在意地说。
  「你也真是奇怪,缺钱告诉我就好,干嘛老是偷抓众宝盆里的钱?」简爸爸
对女儿的古怪也很没辙。
  「别这样说,大不了我晚上请你喝葡萄酒。」简嘉筠耸耸肩,忙着安抚老爹。
  「你去买酒喝?」简爸爸吓一跳,以为女儿因为课业压力太大,学会酗酒。
  「才不是,是喝妈妈酿的葡萄酒。」简言之,她是借花献佛,用老妈酿的葡
萄酒请老爸喝。
  「那不是还要几个月才可以喝吗?」简爸爸一脸不解。
  他的老婆手艺精湛,经常会酿些水果酒什么的,几个月前老婆大人就酿了十
缸的葡萄酒,准备隔年冬天才开封。
  「现在就可以喝了,我昨晚有试喝,味道超级棒。」简嘉筠一脸嘴馋模样。
  「什么?你偷喝你妈酿的酒?」简爸爸惊讶大呼。
  「什么偷喝?说得这么难听,我是品尝一下。」她没好气地说。
  「你妈没发现?」他简直不敢相信。
  「我又加了糖水进去,容量一样,妈妈不会发现的。」简嘉筠胸有成竹地说。
反正从小到大,她偷喝水果酒,都是用这一招蒙骗老妈的,从没被发现。
  「我的天!」简爸爸快疯了,开始大骂,「简嘉筠,你已经二十岁了吧?还
干这种事!」
  「爸爸,」简嘉筠斜睨父亲一眼,狡黠的目光充满算计,「你办公室里的冰
箱放有顶级的鹅肝酱,妈妈看到一定很伤心。」
  还敢讲?上梁不正下梁歪,可是遗传造成的!
  有高血压、高血脂毛病的简爸爸平时无不良嗜好,不抽烟不喝酒,就是喜欢
吃这些高热量的食物。偏偏这些东西是伤害身体的最大凶手,因此一旦被发现就
会被老婆没收,外加一顿让人耳膜受伤的唠叨。
  简爸爸闭上嘴,一脸尴尬,他鬼灵精怪的女儿就是有本事让他心虚。
  「好吧!今天的事当我没问,你也不用请我喝葡萄酒了。」简爸爸只想撇清,
免得到时又被当成共犯。
  两人边走边说,同时一起看向正在带动唱的病童们。
  「你今天要扮演什么水果?」简爸爸问着女儿,很好奇今天她要怎么耍宝。
  简嘉筠最近常扮演水果与病童们玩在一起,所以有『水果天使』的称号。
  「红萝卜。」胖胖的红萝卜。
  「红萝卜是蔬菜,不是水果。」连忙给予纠正,免得误人子弟。
  「哎呀!没差啦,小孩子搞不清楚啦!我们做事要有弹性,不要一成不变嘛!
而且我只是希望能鼓励他们不要偏食,出发点是善良的,管他过程如何。」她很
不负责任地说。
  「好吧!那你先去准备,我要先去开会。」简爸爸叹口气,捏了捏女儿的圆
脸,转身离开。
  简嘉筠在原地听病童们唱歌,听了一会儿,瞄着手中的表。由于她的节目都
是压轴,距离现在还有一个小时,时间还很充裕,因此决定先去道具室看看。
  她慢慢乱晃乱看,不小心在走廊上撞到一个人,差点把对方推倒。
  「呃,对不起。」她内疚地道歉,但一抬起头看到对方,就忍不住想笑。
  就说嘛!她和他很有缘。
  「你要做什么?」安千旭防备地瞪着简嘉筠,想到自己被骗了好几次,就忍
不住后退三步。
  今天他帮姊姊带小侄女来医院看病,未料运气不怎么好,竟然碰到简嘉筠这
个大瘟神。
  上次他匆忙拉她到公园,想解释这一团乌龙误会,没想到莫名其妙被她骗吃
骗喝,请她品尝一顿日本料理,花了他四千多元。
  好不容易他将误会解释清楚,她竟然又假哭批评他无意之中吃她的豆腐、玩
弄她的名节,必须再答应她两个条件。
  想也知道,这两个条件一定是「割地赔款、丧权辱国」,而且她无理的要求
一定是无底洞,光是这几天被她骗得团团转就知道了,他决定当她在放屁,不想
再理会。幸好她这几天没到他家,也没在校园乱晃,让他吁了一口气。
  可是奇怪的是,这几天没看见她,竟然让他非常失落……他甩甩头,企图甩
开这种想法。
  「嗯……」她扶着下巴,若有所思,还一脸凝重地上下打量着他。「你有没
有爱心?」
  安千旭照例说不出话来。他已经领悟,不管答案是什么,最后一定会被骗跳
入她的陷阱,所以选择不答话。
  看他不应答,她心生一计,双眼贼溜溜地看向他牵在手中,约莫四、五岁的
小女孩,甜滋滋的话不加思索就脱口而出。「漂亮又可爱的妹妹,姊姊带你去看
精采表演,好不好?」
  女孩看着舅舅,圆圆的眼睛眨巴眨巴地充满了企盼,以稚嫩的声音娇声询问,
「可以吗?」
  安千旭觉得简嘉筠很可疑,根本不敢让侄女远离他的视线,但看已经病了好
几天、毫无精神的侄女,现在竟然一副雀跃的样子,只好不甘愿地点头答应。
  「好吧!」看着侄女往小朋友聚集处跑去,安千旭迅速回过头防备地瞅着简
嘉筠。
  「你别这样看我,好像很想吃了我。」她凑到他的耳边小声说道。
  「谁……」看她挑高眉眼,故意挑衅,他决定闭嘴。经过多次的教训,现在
他已经领悟,多说多错,不说不错。
  她笑咪咪地看着他,「你这么想吃了我呀?可是,这样不行耶,我们才刚交
往,直接省略恋爱的步骤,这么快就跳到床上,被我爸知道的话,你会被他打断
手脚,扭送警局法办。」听起来危言耸听的警告,却带有微微恶作剧的挑衅。
  「你给我闭嘴,上次我已经解释过那是一场误会了。」他龇牙咧嘴地低声咆
哮,冰珠子连番射出。
  「你叫我闭嘴,是想要吻我吗?」好娇羞又希冀的口吻,仿佛沉醉在梦幻之
中,全然不将他的怒意放在眼底。「可是我还没刷牙耶!刚刚在来医院的路上,
不小心又花了二十元吃了一条蒜头口味的香肠,现在嘴巴味道可能很臭,不知道
你习不习惯?」她眼巴巴地看着他。
  「停止你污秽的思想!」安千旭额头上的青筋再次跳动,直接拒绝她梦幻的
念头。
  「哪会污秽?我每次看到电影里面的法式热吻,就很想知道口水混口水的感
觉,这叫『相濡以沫』,多么美的形容词,你懂不懂?」她双眼亮晶晶,漾出迷
蒙的光芒。
  他气极之后,突然莫名想笑。为什么听她具体叙述热吻的感觉,会让人发笑?
  「无聊!」他连忙掩下过分光灿的黑眸,违背心意地说。
  「你没有接吻过。」她很肯定地说。
  「谁说我没有接吻过?我……」他才不想被看轻哩!
  她嘟着嘴唇凑上前,然后,两人的嘴唇突然碰到一起。他吓了一跳,连忙跳
开。
  「哇!感觉真好耶!」她双手合十,梦幻地低语。
  他被吻了、他被吻了、他被吻了、他被吻了、他被吻了、他被吻了、他被吻
了……
  呆立一分钟之后,他才想到,她的唇碰起来异常柔软,还香香的,像是棉花
糖,根本没有蒜头香肠的味道……
  等到安千旭再次回过神来,他已经被安置在表演场地后方最角落的椅子上,
听着小提琴演奏,前座挤满了一堆病童。
  为了娱乐病童,医院特别请来某大专院校的小提琴社来表演,在悠扬的音乐
声中,全场安静地享受这愉悦的一刻。
  突然察觉到肩膀的重量,安千旭转过头来时才发现,坐在他身旁的简嘉筠早
就靠在他的肩膀上呼呼大睡,还偷偷流了几滴口水。
  全部的人都闭着眼睛仔细聆听美妙的乐声,没有人看向这个角落,于是他偷
偷瞄着她的圆脸,发现她的五官非常精致,鼻子高挺、睫毛也好长,还有红唇…
…非常诱人。
  不自觉地摸摸刚刚被吻的唇,回想唇碰唇的那时刻,好想再吻她一下感受那
是什么感觉。他左右张望,发现无人看向他,咽了口口水,缓缓接近她……
  然后,他偷吻了她。时间好像停止了……
  突然,音乐声停止,鼓掌声响起,他被吓了一跳,赶紧端正坐好,跟着大家
掌声欢呼。
  原本呼呼大睡的简嘉筠却突然跳起来,双眼惺忪地跟着大声呼喊,「真的好
棒!安可!安可!」
  他惊得双眼圆瞠,愣愣地瞪着她。
  这女人到底脸皮有多厚啊?明明在音乐声响起时就开始打瞌睡,现在竟然还
装模作样地喊安可,到底有没有羞耻心啊?
  他摸摸自己的嘴,忍不住笑了起来。看来他也没好到哪里去,竟然像个变态
一样偷亲流口水、打瞌睡的她。看来,他碰到她之后,连个性也变得莫名其妙了。
  安千旭莫名其妙地想撞墙,更想掐死简嘉筠。
  在音乐演奏会之后,他就被她强迫套上可笑的道具,看起来像是青椒之类的
蔬菜,然后一群不到七岁的孩子全部攀爬在他身上,好奇地偷捏着他的脸,有些
孩童甚至还吸着奶嘴,小手小脚并用地挂在他腿上。
  「嘻嘻,你看起来好可爱哦!」简嘉筠眨眨眼,一副谄媚的模样。
  她的身上同样套着道具,扮演的是红萝卜,脸上还用口红画了两酡腮红,看
起来相当可笑,身上同时也挂了好几个小萝卜头。
  「为什么我要当青椒?」他觎着眼前过分谄媚的嘴脸。
  「因为你的脸色是青的,扮演青椒刚刚好啦!」她笑意盈盈地说,一点都不
把他铁青的脸色放在眼里。
  没辙的安千旭苦着一张脸,不敢说什么。一来是因为他曾经允诺过她,答应
她两个条件,而扮青椒是她的要求;二来是因为他听到五岁的小侄女开心又骄傲
地对着隔壁的小男生介绍,扮演青椒的是她的小舅舅,结果每个人都羡慕地看着
她,害他不敢随便落跑。
  「小朋友,你们看哦!以后不要偏食,多吃青椒的话,会变得像这位叔叔一
样帅哦!」简嘉筠无厘头地咯咯怪笑。
  「你根本在误人子弟,我从小就不吃青椒,所以才长这样。」他凑到她的耳
朵旁边低语,摆明是想扯她后腿。
  她趁小朋友没注意时,偷偷一脚踹开说风凉话的他。
  「他很丑,哪会帅?」一个小朋友很有自我意识地发表意见,小朋友见状,
纷纷跟着附和。
  他抿着嘴不想跟小孩计较,只好猛瞪罪魁祸首。听到他被嫌弃,她反而笑得
更大声。
  「你很乐嘛!」他气呼呼地说。
  她没理会他,从口袋掏出一包水果糖,「如果有人等一下吃午饭时把青椒和
红萝卜吃光光的话,我就请你们吃糖哦!」她已经确定今天医院提供的菜单中有
这一道菜。
  观看的小朋友全都天真地点点头,全部的人都将她的话当作圣旨。
  「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开始来玩游戏罗!今天我们来玩套圈圈,有些人跟
着青椒哥哥,有些人跟着红萝卜姊姊,就是偶啦!」她开心地开始分配队伍,和
小朋友玩了起来。
  「真丢脸!我都不知道现在的小孩这么鬼灵精。」安千旭忍不住对着厕所的
镜子抱怨。
  他掏出简嘉筠给的手帕,沾了水之后,连忙将脸上的涂鸦擦掉。
  「他们看起来精神都很好啊!一点都不像生病的样子。」他继续叨念。
  这里是儿童医院,他清楚他们都是住院的病童,但是他们的精神甚至比他还
好,令他不免胡乱怀疑起来。
  原本他扮演的青椒哥哥大受好评,与小朋友们打成一片,甚至连套圈圈时也
合作无间。但不知为什么,年长一点的小男孩特别爱黏着简嘉筠,只要他一靠近
简嘉筠,就会被那些小鬼联合欺负,他们甚至提议来玩剪刀、石头、布,输的人
要接受惩罚。
  诡异的是,他每拳必输,搞到最后,那些小鬼头竟然他在脸上画满了乌龟。
更可恶的是,他们还懂得用绿色色笔在他脸上涂鸦,害他擦都擦不掉,一张脸比
青椒还要青绿!
  「那些臭小鬼,一定是故意的。」他一世英名毁在小鬼身上,真是丢脸。
  他也真是倒楣,那群人小鬼大的小孩一定有作弊!
  虽然他明白宣告不会和他们抢红萝卜姊姊,但简嘉筠故意凑到他旁边,三不
五时就故意拉他的手故作甜蜜,惹得几个小男生同仇敌忾,硬是联合起来欺负他。
  世道真的变了,他竟然还得向小孩保证自己不会跟他们抢喜欢的人哩!
  「一碰上她,就没好事。」他抱怨,但嘴角不自觉地扬起笑意。
  瞪着镜子,他又一脸不爽地想,她现在一定被拥护者团团包围,早就将他抛
在脑后了吧?
  哼!
  安千旭走出男生厕所,意外地被门外等待的一群小女生吓到了。
  「安哥哥,有没有怎么样?」
  「安哥哥,你放心,你看起来还是很帅。」
  「是呀!不要跟那些臭男生一起玩,跟我们一起跳舞好不好?」
  四、五个不到十岁的小女生吱吱喳喳围绕着他不放,害他连找理由开溜都来
不及。
  简嘉筠笑咪咪地走过来,有趣地看着他被一群小女孩围绕着。「还好,没有
很糟糕。」她上下打量他一番,嘴角咧得好开。
  「都是你,竟然残害国家幼苗,这么小就挑起他们的嫉妒心,把我当敌人。」
他在她耳边小小声地咬耳朵,免得让小朋友听到。
  「哈,我只是让他们提早感受社会的现实面呀!」她一点都不以为意。
  「红萝卜姊姊。」四个小男生快乐地围了过来。「我们赢得套圈圈比赛了。」
  「才不是哩!青椒哥哥,是我们赢了,你好棒。」小女生气呼呼地反驳,还
拉住他的衣服,高声拥护安千旭,让他哭笑不得。
  「你们才没赢,是我们赢了。」小男生不屑地说。
  「是我们赢。」小女生不甘示弱。
  两方人马一言不合,互相叫嚣,安千旭吓了一跳,连忙一手拉开一个,他们
已经是病童了,万一打起架来,难免造成二度伤害,他会被家长和医院告死吧!
  简嘉筠却气定神闲地站在一旁看病童们很有精神地「吵架」,一点都不担心
他们会打起来。
  好歹他也是堂堂七尺男儿,在一阵兵荒马乱之中,他忙着道德劝说,但不知
道怎么回事,一个没站好,右脚一踩空,就这么莫名其妙地从厕所入口旁的楼梯
滚下去,然后瘫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天旋地转间,安千旭只觉得脚踝痛得要死,满脑子只剩下一个念头——
  自从认识简嘉筠这个瘟神,不仅自己思绪常被搞得乱七八遭,连到医院都会
跌下楼梯,过年的时候,一定要请妈妈到各处寺庙安太岁,帮他消灾解厄,祈求
好运当头、鸿运高照,免得他小命不保!
                第四章
  「我帮他照了光,只有脚踝有点扭伤,其他应该没事,除此之外,他的头撞
到地板,有些脑震荡,会有头晕现象,三天内必须预防有其他异常发生。」医生
对着简嘉筠叮咛着。
  安千旭醒时,正好听到医生这么说。怪不得他觉得脚痛得要死,没想到还真
的扭伤了!但听到自己没事之后,他安心地又再度沉入睡眠之中。
  简嘉筠听了医生的诊断,终于松了一口大气,对安千旭跌下楼梯觉得很抱歉,
幸好他没有什么大碍。
  她很清楚院内的小朋友顶多吵吵嘴,不可能打架,偏偏安千旭担心得要命,
忙着劝导,结果连路都没看清楚,就这么一脚踩空跌下楼。
  她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脸,心跳倏然加快,想到她故意恶作剧偷到的那一个
吻,那唇碰上唇的感觉,实在让她心花朵朵开。
  但她也知道,那是她主动「要」来的,实际上安千旭喜欢的是别人。
  凝睇了他脸上留下的一些不显眼的绿色涂鸦,她叹口气,好笑地拿起手机,
对准他的睡脸偷偷拍了好几张照片。
  安千旭再度醒来时,头晕目眩,眯眼一看,只见简嘉筠坐在床边,抓着一颗
超大苹果,一口一口地吃得津津有味。
  「嗨,你醒啦?」她察觉到动静,挥手向他打个招呼,随即又将注意力放在
手中的苹果上。
  「我睡了多久?」他迷迷糊糊地问,甩甩有点晕眩的头,只觉得全身腰酸背
痛。
  「不久,大约一个小时。」她眼睛根本没看他。
  「你到底有没有搞清楚自己在干嘛?」一见到她根本没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他非常吃味地开始抱怨。尤其看她吃苹果吃得开心,一点都没注意他的样子,满
腔怒火瞬间聚集在体内。
  「我吃水果呀!你没看见?」她回了一句让他吐血的话。
  「我才是病人。」他已经非常有良心地明示了。
  她睨了他一眼。难道他是笨蛋吗?她当然很清楚躺在病床上的是病人。「我
知道呀!」继续咔滋咔滋地咬苹果。
  「你应该削水果给病人吃,不是自己吃。」他皱眉,将满腹不满说出来。
  呿!又在闹别扭了。
  她受教地点点头,帮他挑了一颗硕大的苹果,从桌上拿起一把水果刀。
  「来,这是苹果,这是水果刀,自己削来吃,我现在很忙。」说完继续啃苹
果,甜甜酸酸的滋味让她忍不住享受地眯起眼。
  「你是来照顾病人的吧?竟然这么不负责任。」他不爽地说。
  「你有手吧?」她翻了翻白眼,很不以为然。「而且你是脚受伤,又不是手
受伤,自己削一下苹果会怎样?」
  他哑口无言。逻辑上来说,她说得对极了!他是脚受伤,又不是手受伤,可
是……感觉真命苦。
  看她不理会他的样子,他只好认命地自己削起苹果。
  「叩叩!」此时有人开门进来,是穿着白袍的医师。
  简嘉筠顿时双眼亮晶晶地打招呼,「嗨,王医师,好久不见。」王医师又帅
人又温柔,是她认定的好朋友。
  「小筠,好久不见。」年轻、体格挺拔的王凯信也笑着和简嘉筠打招呼。
  安千旭敏感地抬起头来,目不转睛地盯着王凯信,看他笑咪咪又含情脉脉的,
和简嘉筠的互动显得很熟稔,这中间一定有鬼。
  「你不是到美国去受训吗?这么快就回来啦?」简嘉筠热络地问着王凯信,
连苹果也不吃了。
  「是呀!事情办完就回来了。」王凯信依旧笑看着眼前的简嘉筠。
  安千旭盯着眼前互动热络的两人,有点不是滋味,心中越益酸涩。
  「要不要吃苹果?我削给你吃。」简嘉筠热情地问王凯信。
  「不用,你吃就好。」王凯信笑着摇头。
  安千旭嫉妒得火冒三丈,明明躺在病床上的是他,她连为他削苹果也不肯,
竟然对这好手好脚的人这么热情又周到?
  「小筠,晚上有没有空,要不要一起吃饭?」王凯信显然另有意图。
  「我……」简嘉筠想拒绝,因为她晚上有事,但她话还没说完,就有人急着
帮她做主。
  「不行,她要照顾我。」安千旭抢着说,双眼瞪着王凯信。
  「我有说要照顾你吗?」简嘉筠眯起眼,瞪了安千旭一眼。这个爱闹别扭又
口是心非的男人,实在很不要脸!
  「你是我的女朋友,不是你照顾我,谁要照顾我?」安千旭不想输了面子,
理直气壮地大声反驳,完全忘却告白鸟龙事件。
  「小筠,你是他的女朋友呀?」王凯信看起来很失望。
  他很喜欢简嘉筠,因为她幽默又活泼,不但聪明,反应更是机灵,和她相处
一点都不无聊,还常说笑话逗得他哭笑不得,本来他是想受训回来就告诉她他的
心意,但显然她已经名花有主了。
  「我……」简嘉筠气呼呼地本想否认,但又被抢话。
  「她是!我前几天跟她告白,她说好。」安千旭赶忙打断她的否认。
  他也不明白自己干嘛这么说,明明说要和她一刀两断的,偏偏现在这个场面
让他不由自主地说出这样的话。
  「没关系!小筠,如果你想吃饭,可以随时来找我唷!」王凯信越挫越勇地
说:「我等会儿还要去巡视病房,我先走了。」
  一时之间,房内寂静无声,只有面对面的两人相互瞪视着。
  简嘉筠嘴角一撇,看着安千旭,晶亮的瞳眸突然闪烁着笑意。
  「看什么?」他恼羞成怒,瞪了她一眼。
  「没什么。」她耸肩,假装若无其事,但脑中的思绪却千回百转。
  她不是笨蛋,明显感觉到他内心深处应该颇钟情于她,偏偏个性古怪又爱闹
别扭,所以一直不敢承认,因为当初他想告白的对象不是她。
  不过,没关系,她一向大方又不知道什么是害羞,既然两情相悦,她乐于当
个主导者,看来他需要狠狠地「当头棒喝」,才能知道自己的心意。
  「你和他很熟?」安千旭指的是王凯信。
  「王医生人不错吧?长得帅个性又好,人又十分温柔,还常说要请我吃饭。」
她偷笑,假装若无其事地又拿了一颗水梨啃了起来。
  「哼!任何想请你吃饭的都是好人。」安千旭一听很不爽,抢下她手上的水
梨,直接咬一口。
  简嘉筠眨眨眼,没说什么,迳自又从水果篮里挑了一颗水梨,慢慢地啃咬。
  「这水果是谁送的?」安千旭现在才想到。
  病房内摆满了水果,简直吓死人!看着满屋子的水果,他不禁暗忖,难道他
人缘真的有这么好吗?可是他根本还没打电话回家或者通知任何人说他受伤呀?
  「哦!是小儿科的陈医师给的。」她漫不经心地说,嘴巴依旧动个不停。
  「他是谁?干嘛送水果?」安千旭想了又想,他根本不认识什么陈医师,干
嘛送他水果?
  「他不是送你,他是送我吃的,你只是拜我之赐,运气好刚好在我身边。」
  她没理会他的无理取闹,淡淡地说。
  「我才是病人耶!」他莫名叫嚣。
  「哎呀!一点小伤这么大张旗鼓干嘛?」她没好气地说,口吻非常敷衍,仿
佛是修理不听话的小孩一般。
  他突然觉得自己的举动好像一个笨蛋。
  「陈医师办公室里都是水果,都是病人家属送的,他又无法拒绝,所以刚刚
看到我,就送了我好多。」她又大口地咬了一口浓甜多汁的水梨。
  「怪不得你吃得比我还高兴。」浓烈的吃味口吻,夹杂醋意。
  「喂,三八兄弟,我的就是你的,干嘛分彼此?」她豪气干云地撂话。
  安千旭心中突然飘过一阵暖流,莫名想笑,没想到这句话竞让他雀跃不已。
  「不过说好了,吃不完的我们采取三七分帐,我七颗,你三颗。」她精打细
算地「分赃」。
  「我才刚吃一颗水梨而已,你起码就吃了三颗,我哪比得上你?」他笑咪咪
地说,觉得这种对话实在有趣。
  「好吧!那『八二分帐』,我八颗,你两颗。」她连忙挑选,怀里抱了好几
颗又圆又大的苹果。
  「喂!这是什么态度,我是病人耶!你吃得竟然比我还多,真没良心。」他
跟着她的话题乱闹,也开始跟她抢水果。
  不对!有人这样抢水果吃的吗?他不好意思地发现自己这种动作很幼稚,只
好停止。
  他笑咪咪地坐躺在病床上,看着她愉快抢水果的模样,忍不住心情大好,连
脚痛都忘记了。
  吃完苹果,他转身想丢掉果核,不意却牵动了伤处,痛得哇哇大叫。「奇怪,
我不是只有脚踝受伤吗?为什么我的手臂痛得要死?」
  「真的吗?哪里痛?」她赶紧放下怀中抱满的水果,紧张地察看。
  她撩高他的袖子,发现手臂处有一块巴掌大的瘀青,还有点红肿。
  「一定是我跌倒的时候,撞到地板了。」他轻轻地扭动手臂。
  「等一下。」她说完随即跑出病房,回来时手上多了一罐药水。「这是活络
经血的药水,我帮你推推。」
  她倒了一些药水在他手臂上,用力地推拿。
  安千旭愣愣地盯着她的脸庞,眼光不自觉地胶着在她白嫩细致的皮肤上,还
有那分明的五官。她十分耐看,越看越让人觉得舒服。
  他感觉到她的手压在他手臂上的触戚,传来温暖的温度,莫名其妙心跳开始
加速,不由自主地动了动手臂。
  她倾身压住他的手臂,双手忙着推拿,「不要乱动!」
  「好。」他呐呐地说。
  他是怎么了?为什么心跳那么快、头那么晕,好像喝醉酒一样地酥茫?是他
撞伤头的后遗症吗?
  「好了。」简嘉筠小心且温柔地帮他揉压瘀青处,至于一些小伤口,则用碘
酒轻轻地擦拭。
  他凝望着她,莫名地希望她的温柔抚触能多停留几秒。
  「我这里也好痛。」他随便举起手,指着肩胛骨。
  「是哦?我摸摸看。」她伸手轻揉,仔细检查,「应该也是撞到地板了。」
  她的小手在他身上游移,不时还捏捏揉揉,这种温柔又舒服的感觉,让他忍
不住闭上眼睛细细享受。
  「喂,安千旭,你睡着了吗?」她好奇地看着他,戳了戳他的额头。
  「没有,我醒着。」唉!真是杀风景,害他的美梦被打断。「我的头有点晕。」
他抚额,又随便找了一个理由。
  「这是正常现象。」她说。
  「帮我按摩。」他涎着脸要求。
  她眯起眼,双手擦腰,「你不会是借故奴役我的吧?」很有可能唷!
  「拜托!你心机好重,我干嘛做这种事?」他理直气壮地说,一点都不觉得
心虚。
  「好吧!我帮你按摩。」她一脸笑意地说。
  她先是温柔仔细地帮他捏捏手,又小心地帮他捶捶肩膀,就在他舒服地闭上
眼睛享受她的按摩时,她突然抡起拳头,分别在他太阳穴附近用力一按,还用力
扯了下他的耳朵。
  「舒不舒服呀?」她笑里藏刀地问。
  「你要谋杀我呀!小力一点。」他痛得哇哇大叫。
  摸着被捏痛的耳朵,安千旭认为自己一定是疯了,干嘛有事没事叫简嘉筠给
她按摩呀?他就知道,惹到她准没好事。
  「谁教你欺骗我!」她哈哈大笑。
  好不容易挥开简嘉筠的「辣手摧花」,他不爽地说:「我想要回家了。」
  「医生还没答应。」她当他又在闹别扭。
  「我只是扭伤,又不是什么大病,干嘛占用病房?」他没好气地说。
  「说得也是,我最讨厌占着茅坑不拉屎的人。」她点头附和,浪费医疗资源
确实太过不应该。
  他气结,「你是诅咒我还是嘲笑我?」
  她一脸无辜,「没有哇!只是因为你跌倒扭伤脚,害我很不好意思,才要求
我爸帮你安排病房,不过我看你现在精神很好的样子,应该不会有大碍啦!」
  安千旭翻翻白眼,无语。
  「不过我还是去问一下医生,他如果说可以,我就送你回家。」她向他保证。
  「哼!快点。」他双手抱胸,看她动作迅速离开病房。
  过了一会儿,她回到病房,「医生说你可以回家了。」
  他点头,突然想到一件严重的事,「我侄女呢?」他忙着与简嘉筠斗嘴,几
乎把小侄女遗忘了。
  「放心,她在我爸的办公室睡午觉,有秘书陪着她。」她早就安排好了。
  「好吧!我们走吧!」他撑起身体,慢慢地爬下床。
  安千旭因为脚伤,在家里休息一个礼拜,所幸剩下一个月学期就要结束,他
又即将毕业,所以一个礼拜只剩两堂课,而这两堂课又是选修课程,所以没去也
无大碍。
  他意兴阑珊地躺在床上看英文小说,一个多月后他即将出国留学,虽然他英
文程度不错,听说读写难不倒他,不过毕竟他仍习惯以中文的方式思考,为了让
自己在异乡留学之路更顺遂,他希望养成用英文思考的习惯。
  然而没读多久,竟然觉得昏昏欲睡,不知道是因为天气闷热还是太过无聊,
他竟然觉得很烦躁。他缓缓起身想到厨房倒杯水喝,却意外听到细碎模糊的人声。
  他意识到这是简嘉筠那个瘟神的声音,联想力很好地想到她的所作所为,嘴
角却不自觉地扬起。
  他缓步下楼,客厅里交谈的声音越益清晰。
  「我从小就幻想跟男孩子玩骑马打仗,女生骑在男生的脖子上,但以我的体
重,男生撑不到五秒钟就不行,这个幻想经常破灭。」简嘉筠开朗的声音里听不
出任何自卑和嘲讽,反而漾满浓浓的笑意。
  「你讲话真是有趣。」他听到母亲、奶奶与简嘉筠的对话,三人还不约而同
地哈哈大笑。
  安千旭停在楼梯口,好奇地听着她们闲话家常,简嘉筠的声音里维持一贯的
爽朗和幽默,连奶奶也被她逗得乐不可支。
  「我国中时有一次搭公车,不小心把公车上的拉环拉断,整个人滚了两圈摔
到司机旁,司机还问我发生什么事,害我赶快把拉环藏起来企图湮灭证据,免得
他叫我赔钱。」简嘉筠继续发挥三寸不烂之舌,逗得安家两个女人笑个不停。
  「你不会是在骗安妈妈吧!」安母笑着说:「哪有这么夸张的事,我看你根
本不胖,看起来刚刚好,这件事你应该要投书交通部,要求公车拉环做坚固一点。」
  坐在楼梯间偷听的安千旭忍不住挑眉扬唇,没想到一向温柔又讲理的母亲会
这么「强词夺理」。
  「还有一次我跟男性朋友坐在床上看电视时,竟然不小心把人家的床坐垮了
……反正我从小到大发生过的糗事一大堆啦!我爸妈都不敢承认我是他们的女儿
哩!」简嘉筠继续说着以前的糗事。
  安千旭一听到她与男生坐在床上,就忍不住吃味,嘀嘀咕咕地抱怨她人缘真
好。
  「那一定是他们买的床品质不好,没关系,安妈妈给你靠,以后我帮你和千
旭准备的床一定很坚固,保证是用实心木做的,当然罗,现在也有铜制床,不过
我还是喜欢木制的床。你喜欢哪一种?」安妈妈的声音清楚地传来。
  安千旭偷听到母亲这么劲爆的言论,下巴差点掉下来,他不可置信地张口结
舌。这是哪门子的母亲?讲话这么不负责任。
  现在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每个人都当他和简嘉筠是一对?连袁世旭也三不五
时地揶揄他,或者是向他问大朱利亚的消息。
  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听到他和简嘉筠是一对让他有点高兴,但他一直不
敢去深思自己的心态,因为再一个多月,他就要出国念书了。
  「都可以。嘻嘻嘻,安妈妈你对我真好!」简嘉筠撒娇地巴着安妈妈。
  「不过,你和千旭谈恋爱谈得怎么样啦?他对你好不好?如果欺负你,一定
得告诉我,我帮你揍他出气。」安奶奶也很好奇又很想知道他们的后续发展。
  由于简嘉筠个性随和又活泼,很容易和人打成一片,而她们个性又刚好很合,
所以相当投缘,早就把简嘉筠当作她唯一的孙媳妇啦!
  坐在楼梯阶上的安千旭一听到奶奶的话,嘴角剧烈抽搐,不敢相信自己的奶
奶竟然以出卖他为乐。平常还疼他疼得像心肝宝贝,现在竟然这么快就变节。
  「还好啦!就很普通啊!」简嘉筠倒是没有多说什么。
  「对啦!我们要出去买一下东西,顺便去社区老人会看看,小安在楼上看书,
你去找他聊天,我看这几天因为你没有来找他,他好像很无聊的样子。」安妈妈
忙着掀儿子的底。
  这是什么话,他哪有很无聊?他每天都很忙好不好?为了出国,他必须先做
好准备。
  想到出国,他莫名有点烦躁,起身又走回房间,无聊地躺在床上发呆。过了
一会儿,他摇摇头意图让自己清醒一下,然后才勉强起身想继续看书。
  不一会儿,门外传来敲门声。
  「进来。」他随便应了一声,转头看到简嘉筠抱着一堆零食进来。
  「安千旭,你还活着呀!」简嘉筠嫣然一笑,自顾自地坐在地毯上,毫无男
女之防。
  「托你的福,我会长命百岁。」他硬是压抑自己看到她的好心情。
  「你脚好一点了没?」她随口问,打开一包零食,开始吃起来。
  「快好了!」他盯着她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觉得自己好像肚子饿了。「你
买这么多零食干嘛?」
  「这不是我买的,是你家的零食。」她扭开一罐饮料,咕噜咕噜地喝着。
  「你的脸皮还真不是普通的厚耶!走我家像是走你家厨房一样,没看过像你
这种女人。」他眼一瞪,看她一口接一口吃个不停,也忍不住跟着抢零食,但嘴
上就是要要贱地念两句,「你怎么吃这么多?胃像无底洞一样。」
  「你还真唠叨耶!没看过像你这么别扭又罗唆的男人。」她也机灵地回了他
一枪。
  「你今天不用上课吗?」他也扭开一罐饮料,大口喝着。
  「凭我的聪明才智,少上几堂课没差啦!」她理直气壮地说,随即起身在他
的书房绕着乱看。
  「跷课就跷课,还随便跟我打马虎眼!」他轻哼。
  「安千旭。」她突然贼贼地靠过来,满眼诡谲的光芒。「听说男生都会藏几
本裸女杂志,有空没空就拿出来监赏一番,快点拿出来让我欣赏一下。」
  「我哪有这种东西?」安千旭吓一跳,满脸不自在。怎么这个女人这么大剌
剌,害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少屁了!要不是我大哥早就搬出家里,我也想去他房间搜查一番,就不用
来问你了。」她不屑地撇嘴,不信地斜睨他一眼,「哇靠!你是不是男人啊?」
  「你讲话真粗鲁。」他无法忍受一个女孩子讲话这样毫无修饰,「在我妈和
奶奶面前还假装乖巧,根本是两面人。」
  「那是我厉害罗!我从小就有老人缘和孩子缘。」她依旧笑意盈盈,一点都
不在乎他的批评。
  「是呀!这种人通常不会十全十美,一定缺男人缘。」他恶意取笑道。
  「不会呀!我很有男人缘啊!上次还有个呆瓜半夜跑到我家深情款款地跟我
告白哩!」她眨眨眼,唇角随即绽出了笑痕,眼底闪动的光芒更显光灿。
  「那是……误会。」他应该很理直气壮地反驳,却莫名其妙地开始口拙。
  「是误会吗?」她依旧逗着他,「在医院里,还跟王医师呛声,说我是他女
朋友。哦!多么感人的坦白呀!」她像是唱歌剧一样,笑嘻嘻地开嗓大呼。
  「我那时脑震荡,一时不知自己在干什么。」这是真话,他真的不知道当时
自己为什么这么讲。
  「没关系!我知道你这个人一向不太坦率,又别扭,还很害羞。」她抿着嘴
偷笑,豪爽地拍拍他的肩膀,「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安千旭傻眼,「我跟你真是有理说不清!」
  简嘉筠笑嘻嘻,伸出双手,「别转移话题,裸女杂志快拿出来。」
  「那是男人看的,你是女人,看那个做什么?」他瞠目。
  「有什么关系,那么假道学!」她眼眸一转,「你承认自己有收藏裸女杂志
了哦!刚刚还—直否认,真不坦率。」
  「我真的没有。」他双手一摊,表示清白。纵使有也不会拿出来被她取笑。
  「什么?你连裸女杂志都没有,真不像男人。」她一脸嫌弃样。
  「你……」他一直被奚落,但却有苦难言、无可奈何。
  突然之间,她又开始贼兮兮地偎向他。他僵了一下,立即想移开身子。
  「不准动!」她凶猛地叫着,双眼眯向他后方。
  「好……」他以为后方有什么不对,真的不敢乱动。
  「安千旭!」她乘机环住他的腰,双眼对上他的双眼,脸靠得他好近。
  「什么?」他脸上尽是她吐纳的鼻息,感觉非常暧昧,心跳如鼓的他只能结
结巴巴地应答。
  「我喜欢你。」她大方地说。
  「什么?你在开玩笑?」他张口结舌。这不会是她故意玩他的吧?
  「你不相信?」她仰起脸直直盯着他的眸子,看见他的不可置信,忍不住偷
笑。
  他根本说不出话来。
  「好吧!我早就知道你的个性别扭又古怪,一定不会直接回应我,不过……」
她嘴角扬起一弯诡谲的笑,「我们那天接吻的感觉不错吧!再来一次好不好?」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