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超碰妹妹久草在线视频-超碰久草最新福利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郡主与王妃

郡主与王妃


  话说这何春张山从杨府翻墙出来以后,本想找个酒楼畅饮一番,毕竟和娘娘
郡主这一番大战耗费了不少体力,畅饮以后再休息一下,然后晚上找个赌坊来个
大杀四方,这才是两人的正常生活方式。

  谁知两人才刚出来,竟然发现杨府的墙外有几个鬼鬼祟祟的人影,由于两人
出来的位置正好有一棵参天的大松树,所以那几个人竟然没有发现他们。

  何春和张山二人虽然是市井混混,但毕竟也是在江湖上混了半生,一眼就能
知道这不是当地的混混,而且这几个人好像都是带着家伙的。二人一看,急忙爬
到了树上,找了个枝叶茂密的地方偷偷地观察着,并竖起了耳朵。

  只听得一个好像是头头模样的人把其余四人召集在一起,在大树底下小声问
道:「怎么样,都打探好了么?」说话竟然不像是大宋的口音。

  「头领,已经清楚了,杨六郎的娘子就在府上,已经几天没有出门了。」一
个身材比较高大的人说道。

  「嗯,那就好,这次一定要万无一失,现在我们正和宋朝开战,杨六郎在边
关让我们损兵折将,我们就将他的家人捉去,等带到了阵前,不由得他不降!记
住,等下进了杨府,阿一、阿二,你二人负责在门口把风,我与阿三、阿四进去
绑人,如有动静,三声咳嗽为号!」

  「是,头领!」另外四人齐声应道。

  何春张山二人一听,心中大惊:这竟然是辽国的奸细,这分明是在阵前吃了
败仗,想到了绑架家眷如此奸猾的手段。二人虽然是市井混混,并且强行和柴郡
主发生了关系,但是大是大非方面可是毫不含糊,互相看了一眼,又互相点了点
头,便下定了决心。

  此时,那五个辽国的奸细已经是翻过了杨府的院墙。何春张山二人自然是轻
车熟路,也就翻了过去,并远远地跟随着。

  那五个辽人竟是对杨府十分熟悉一般,显然不是第一次进入杨府,径直地就
走到了柴郡主的房间。此时只见二人分别站到房门两侧,其余三人直接进入了房
门。

  何春张山二人一看,不由得心中大急,二人知道,王妃娘娘和柴郡主经过二
人的一番折腾,现在一定是疲惫至极,不可能有反抗的机会。于是二人拿出了吹
箭,这乃是二人在市井中常用的暗器,专门暗中捉人的利器,箭头上涂有强力的
麻醉作用的药物,一般人只要被射中,立刻就会被麻倒。

  只听「噗、噗」两声,二人的吹箭直接射中了门口的两人,中箭后的两人倚
着门框,缓缓地倒了下去。

  何春张山这时飞快地跑了过去,一把扶住了向下滑倒的两个辽人,轻轻地放
在了地上,并从两人身上搜出了牛角尖刀,直接就割开了两人的喉咙。

  这是只听屋内传来柴郡主的声音:「你们是何人,怎敢青天白日擅闯杨府,
可有王法!」

  「哈哈!大宋的王法我可不懂,我只知道把你抓走,杨六郎一定会投鼠忌器,
不敢在阵前嚣张了!来啊,给我绑了!」

  「你敢!住手!啊……」柴郡主的声音到这里就听不到了。

  「哈哈!堂堂杨六郎的妻子,竟然是婊子一样,大白天里就不穿衣服!哈哈!
这大奶子,这大腚,操起来一定是非常舒服啊!兄弟们,我们回去这一路上可不
会闷了!咦……」

  「头领,这……这还有一个」只听得又一个声音说道。

  「一起绑了!妈的,大宋的女人身材都是这么好么,等打下了大宋,我们兄
弟一定要好好玩玩大宋的这些骚娘们!我们要……」

  「咳……咳……咳……」

  男子话音未落,只听到门口传来三声咳嗽,男子顿时警惕起来,吩咐道:
「别出声,阿三、阿四出去看看!」

  阿三、阿四两人打开房门,刚刚探出头来,便觉得头上一阵剧疼,就晕了过
去。原来何春张山二人早就等在门口,每人手里一个胳膊粗的门栓,打闷棍可是
二人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套路了!

  门内的那个头领一看,松开了刚刚装进王妃娘娘的麻袋,拔出了牛角尖刀,
瞪大了双眼,大喊一声,「何人,吃我一刀!」就向门口冲了出来。

  「啊呀……啊……」只听得两声惨叫,这位头领就向刚刚出门的阿三、阿四
一样,直接倒在了地上。

  原来凭借多年在市井打架的经验,何春张山二人把一切都计划得天衣无缝。
在知道阿三、阿四倒下之后,头领一定会向外冲出来,就算是不出来拼命,也要
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啊!结果二人早就把一包生石灰准备好了,向头领的脸上一扬,
头领眼睛就会立刻看不到任何东西,这时二人手里的闷棍就又和头领的脑门狠狠
地来了个亲密的接触,头领就这样惨叫两声后,妥妥地晕了过去。

  「快,把这个家伙绑了!」何春一下子冲进了柴郡主的房间,关上了房门。
毕竟是大白天的,如果被杨家的巡逻士兵发现了,他二人也落不到好。

  「好嘞,大哥!」张山口里说着,手上可是一点也不含糊,在把门口的两具
尸体拖进门以后,又把打晕的三个人牢牢地绑了起来。

  此时,何春已经把地上的两个麻袋打开,把王妃娘娘和柴郡主放了出来。而
女人身上仍然是不着寸缕,双手双脚被牢牢绑住,嘴里却是被不知道是她二人谁
的亵裤堵得严严实实。由于惊吓,双眼不住地流着眼泪。

  何春此时赶忙帮二人解开绑绳,并且拿掉了二人嘴里的亵裤。整个过程竟然
是没有一点亵渎的味道。

  「王妃娘娘,郡主,请二位赶紧穿衣,地上这些个乃是辽国的奸细,由于杨
将军在阵前连连取胜,辽人派他们来绑架郡主,要以此来要挟杨将军。」何春拱
手垂头,简单地把情况向王妃以及柴郡主说明了一下。此时竟像是一个汇报战况
的偏将,没有一点轻浮之举。

  王妃以及柴郡主毕竟是见过世面的,看到了地上的两具尸体以及被绑得严严
实实的三人,心中岂能不明白是何春和张山救了她们?

  二人急忙背身把衣服草草穿上,然后柴郡主回头对何春和张山说道:「此事
非同小可,你二人岁对我姐妹轻薄,但也算是我姐妹的救命恩人,在此先行谢过,
不过此事已经不是你二人能够解决的了,你二人快快就此离去,我们杨府来处理
后事!」

  「郡主,辽人犯我边境,我兄弟二人乃大宋子民,岂能坐视不理?」何春拱
手正色道,「我二人虽然是市井混混,但尚知道义,况且辽人此次竟敢犯我大宋
擎天之柱,我兄弟岂能坐视不理!」一番话说的是义正言辞。

  柴郡主听得此话,不由得俏脸一红,心想:「这两个淫贼,你们还少欺负我
们了!」不过看着何春和张山现在的样子,分明就是大义凛然,心中又是一动,
看了除了在床上,这二人还是又可取之处的,于是说道:「那你二人有什么想法?」

  「郡主,能被派来执行如此重要任务的,想必在辽人中也不是泛泛之辈,我
们应该能从他们嘴中得到不少情报。所以在下建议,由在下兄弟两审一审,看他
们到底知道多少,然后再由郡主发落可好?」何春仍然是拱手垂首。

  「嗯……这样也好,不过此时不宜张扬,你二人带着他们随我来。」柴郡主
说罢站起身来,回头贴着王妃娘娘的耳朵说道:「姐姐,你先在此休息,我带他
二人到一隐秘地点,等审讯过后,妹妹在回来陪你,这期间,还请姐姐不要外出,
并且不要和任何人说起今天发生的事情,不然我们姐妹二人的清白可就……」

  王妃此时已然是没有了主意,只是看着柴郡主,轻轻地点了点头。

  柴郡主说罢,向何春张山二人道:「先把尸体运走,然后我们一起出去。」

  二人迅速把尸体运到柴郡主指定的地点,然后又把尚在昏迷中的三人拖到杨
府后院的一处密室中。

  进入密室,二人不禁感叹杨家的武学之风。

  密室处于地下大概十米左右的深处,室内划分了四个区域,每个区域大概能
容纳百人左右,且每个区域内十八般兵器样样俱全,分明就是一个练武场。

  「这是杨府用来练武之地,令公在时,每月都会在此检验府内家将的武术,
同时也是杨家七子的秘密训练之地。令公走后,由于只剩六郎,并且常年征战在
外,此处倒是有些闲置了。」柴郡主仿佛是回忆着什么的样子。

  「我们就在此审问他们吧,此处一般人等是不会进来的。」柴郡主缓缓地坐
到了一个休息用的椅子上。

  「好嘞!郡主,您就瞧好吧!」张山挽起袖子说道:「还没有人在我们兄弟
两的手底下不实话实说的!」

  说着就拎起那个头领的衣领,左右开弓就是一顿大嘴巴。

  「嗯……」那个头领幽幽醒转过来,眼睛左右看了看,显然是还没有搞清楚
自己现在在哪里,当他目光看到倒在地上被绑得结结实实的其他二人的时候,不
禁惊叫一声:「啊!」然后就想跑过去。

  张山此时手一松,此人「啪」得一声,实实在在地摔在了地上。

  张山一脚踩在了他的脖子上,由于手脚皆被绑住,此人只能不断地在地上蠕
动,根本做不了别的动作。

  「操你姥姥的辽国奸细,竟敢明目张胆的到我大宋境内绑人,还是绑我大宋
杨家的人,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啊!」张山一边使劲地用脚蹍着他的脖子,一边
恶狠狠地说道。

  「啊……你们这些宋朝的贱民,竟敢如此对待我,看我们打到这里时,让你
们男人为奴,女人为娼,生生世世为我们辽人的奴隶!」都说辽人凶狠,都被踩
在脚底下了,那人却还是扭着头费劲地说这种狠话,但却不知这相当于承认了自
己是辽国奸细的这个事实。

  「哈哈,辽狗,都这样了还口出狂言,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好好好,那
就让你尝尝我的手段,希望你等一会还能这样嘴硬!」张山说话间,拿出了牛角
尖刀,挑开了这名头领的衣服,「我们大宋有一种玩法,叫做『凌迟』,要把人
割上三千六百刀,还不准这个人死掉,唉……我学得不好,只能割上两千多刀,
看看今天在辽狗身上能不能有进展吧!」

  那名头领看着张山手中的刀,听着张山那阴测测的声音,身体已经不受控制
地抖了起来,声音颤抖地说:「你……你敢碰我……我……我就让你……我就让
你……」连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去威胁张山了。

  「让我怎样啊!哈哈!」张山说着就是一刀下去,直接在那头领的胸口就开
了个口子。

  「嗯……」那头领闷哼一声,倒是没有大叫出声。

  「呵呵,还真的是挺硬气的希望你能坚持下去哦!」张山玩弄着手里的尖刀,
笑呵呵地说道:「时间有的是,我们慢慢玩下去!」说完又是一刀。

  柴郡主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不由得脸色煞白,身体不受控制地抖了起来。

  站在柴郡主身旁的何春见状,轻轻地把手放在柴郡主的肩上,贴在柴郡主耳
边说道:「郡主对于这些辽狗,我们只能比他们更凶残,不然他们会以为我们大
宋都是软弱可欺之辈,他们就更是敢放心大胆的来攻打我们,我们这样,会让他
们心里产生恐惧,即使在战场上厮杀,他们也会害怕我们的。」

  柴郡主抬头看了看何春坚毅的样子,心里竟然安定了下来,想起刚刚发生的
一幕幕,不由得竟是对这二人产生了一种依靠感。杨家由于连年征战,男丁已经
死伤殆尽,连女将们都上了战场,突然间出现了这两个帮助她脱困的男人,柴郡
主竟然是对他们无比的信任。不止怎么的,柴郡主竟然想到了两人刚才还在自己
和王妃娘娘身上放肆的情景,脸不由得竟是微微地发起了烧。

  「啊……别……别再割了……你们想知道什么,我……我都告诉你们!」

  柴郡主被这一声惨叫把思维又拉了回来,不由得对自己『呸』了一声,心想:
难道自己真的是个骚屄,『呸呸呸』,什么骚屄,自己现在怎么这种话脱口就出,
唉……真的是完了!骚就骚吧,反正有姐姐一起,不过,那销魂蚀骨的滋味还真
的是很好啊!柴郡主此时竟然是把王妃自然而然地计算了进去。好在这些想法是
在心中冒出来的,如果何春和张山知道,一定会大吃一惊:郡主,现在是在审犯
人,我们兄弟都没有这些想法,你竟然会这样想,操了两次就这样,不是骚屄是
什么?

  当柴郡主看到那个头领的时候,不由得心中一阵寒战,这身体上哪还有个好
地方,整个人成了一个血葫芦,连头发上都是被鲜血沾满了。

  「这才二百多刀就受不了了,嘴不是很硬么?」张山嘲笑道:「我还没有割
够呢,辽狗,你可太不经玩了!」

  何春缓缓走过去,也不顾那头领头发上沾满了鲜血,直接一把抓起来,狠狠
地说道:「辽狗,现在开始,我们问一句,你答一句,如有半句假话,我兄弟就
会再割你二百刀,并且保证你不死,听明白了么?」

  「明白……明白……」那头领虚弱地回答道。

  于是柴郡主和何春、张山开始讯问,那头领如竹筒倒豆子一般,真是知无不
言,言无不尽地把事情一五一十地交待个明明白白。

  原来,宋营中有一个偏将竟是辽国的奸细,在辽人阵前屡吃败仗时,告诉辽
人此时杨家府内空虚,只剩女眷,可以抓几个过来,用以要挟杨六郎。

  柴郡主一听,当时就紧张起来。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弄不好杨家可就全
军覆没了,那样,大宋也就气数已尽了!急忙就要找人去往前线,想要通知六郎。

  这时何春和张山二人深吸一口气,齐声说道:「郡主,我二人有幸一亲郡主
芳泽,此生已经是再无遗憾,辽狗犯我大宋,作为大宋子民,此时必当为国效命,
此事就有我二人走一趟吧!」

  柴郡主望向二人,此时哪有一点淫邪的样子?不由得心中感激,说道:「此
事非同小可,就拜托二位了,如果成功得胜归来,你二位就是我杨家的大恩人,
是我大宋的大功臣。小女子在此先谢过二位了!」说着,竟是要给二人跪下。

  「郡主,切切不可!我二人冒犯郡主,已是不可饶恕,就让我二人戴罪立功,
以报郡主之恩!」何春张山急忙扶住柴郡主。

  「那好,事不宜迟,待我手书一封,你二人小心带好,亲自交予六郎!就说
你二人是我新收的家将。」

  「是,郡主,定不负郡主所托!」

  于是,柴郡主写好了书信,为二人准备了马匹盘缠,何春张山就此赶赴前线。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秦之淫宴 下一篇:法神处做爱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